2018 我從山中來,林銓居個展

2018 我從山中來,林銓居個展

⎜線⎜上⎜美⎜術⎜館⎜

台灣好基金會 x 池上穀倉藝術館

          ⎜林銓居個展⎜      

2018/07/07 ~ 08/31

我從山中來,煉藝雲深處    文 ∣ 張禮豪  

從萬里一介農家子弟的身分出發,投身致力於文學與藝術創作之中,林銓居總期許自己亦能夠一如沃土般,隨著四時節氣的變化,順勢生長出豐碩而多樣的稻穀蔬果來;也因此縱然遊走於水墨、繪畫、錄像與裝置等不同創作媒材與形式,其創作始終圍繞在內在精神質地之養成與自然造化之間的緊密連結與關懷,進而展現出與時下一味追求速成淺薄全然背道而馳,靜緩且迷人的生命情調。


從萬里來到池上,正是林銓居又一次貼近土地的具體實踐。在獲得「台灣好基金會」之邀而於2016年夏來到池上駐村長達六週的時間內,林銓居取景寫生的足跡遍及鄰近的海岸山脈、南橫山區與龍泉瀑布等地,完成了超過廿件的紙上與油畫作品。對他而言:「在地創作使藝術家有機會可以解放既有的格律,把習氣與功夫暫時忘掉,試著全然接納擺在眼前、目不暇給、筆墨無法形容的豐富的大自然訊息。」因此,從鬱鬱蔥蔥的山林到飄渺虛無的雲嵐,乃至於隨風翻湧的稻浪……俱皆轉化為他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創作養分。

(左)藝術家林銓居及(右)策展人張禮豪 



生命的穀倉,書、稻穀、木,160 X 260 X 256 cm,2018 

此次「我從山中來」一展除了駐村期間所做,亦集結了林銓居或從其自身情感記憶出發,或走訪各地青山大海之經歷而得的多件不同類型作品,試圖勾勒出人們在當代社會所面臨的種種處境,非僅與展出空間形成最為貼切的呼應,也提供 觀者另一種認識土地、親近自然的可能。而可以想見的是,從山中而來的林銓居未來仍將走訪一座又一座知名或不知名的山林,繼續於雲深之處採藥煉藝。

父親,稻草與竹,450 X Ø 280 cm,2018  

此一大型裝置作品是林銓居以「家族故事」為創作主題的階段性總結。無論遠觀或者近距離圍繞著作品走時,觀者或多或少都必須抬起頭來,由此也印照出彼時農業社會父權至上的權力體系。


母土,影像輸出、拼貼、書法,30x21cm x16張,2005-2013  

這組作品當中,卵形構圖的影像既是行為藝術之記錄,也追溯個人生命的開始;而與塗繪交錯、密密麻麻、若段若續的文字書寫,一如夢裡的囈語,則把個人的 密記憶轉化為公開卻不完整的敘事。透過文學敘事、傳統書畫的隱喻性,以及農民日常勞動之儀式化等,林銓居將紀念母親與感懷土地兩種情感內斂地揉雜為一。


穀倉,油彩畫布,300x300cm,2007  

以記憶中舊時自家所有的穀倉為藍本,在這件作品裡藝術家捨棄了西方繪畫的透視法,改採用中國傳統繪畫裡慣見的「三遠」高遠、平遠、深遠結合之獨特視角,將此一納藏豐碩稻穀的場所轉化為猶如半浮在空中的偌大抽象物件,不但展現了自然的奧祕,也詩性的流洩出生命質地的厚實與飽滿。 


仰望舞樂山,彩墨炭筆紙本83x29.5cm,2016 

在池上駐村期間,林銓居走訪了附近幾個原住民部落,除了對熱情的在地朋友留下深刻的印象,其從河口台地仰望中央山脈的數件寫生作品也彷彿多了幾分原汁原味的真實空氣。像是此件從海端鄉初來部落仰望舞樂山的彩墨紙本作品,畫面中濃淡不一的層疊翠綠沿坡而上、活轉似的翻過一座接著一座的山頭,最終與正巧飄過那一片小藍天的雲多接壤,益顯山勢之雄奇偉岸,令人不得不讚嘆造化天工。



池上日誌,水墨紙本,20.6x29.4cm,2016 

長年隨手書寫記錄的習慣,讓林銓居無論人在何處,總會累積數量可觀的文字與草圖。這一批信手拈來的水墨作品,紀錄了他走訪池上各個角落的足跡,畫上的落款則展現出其作品的內在氣質,實乃得益於大量的閱讀。任意選取一則來閱讀,像是節錄自奧地利詩人里爾克(Rainer Maria Rilke,1875-1926)的句子:「人畫山水時,並不是想著山水,卻是想著他自己。他畫中的山水,都是他最深的體驗與智識的表現。」若由此來重新觀看林銓居的作品,當會有不同的感受。 


林銓居,雲瀑,油彩畫布,170x195cm,2016  

或許是極為喜愛近現代書畫家余承堯(1898-1993)之故,林銓居的油畫山景在無形中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一如此作,他以油畫顏料來施展余氏自創的「亂筆皴」,加上暗中帶亮、層次豐富的厚重綠色,巧妙堆疊出巍峨高聳的山勢,使其所繪不過峰巒一角,人有十足的視覺張力;而迅疾翻湧的雲瀑竟也抹上淡淡淺淺的綠,在無形的時間流動中渲染出充滿高度想像的人文氣韻。 





⎜展覽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