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光影的對話

2019 光影的對話,藝術家對談

⎜線⎜上⎜美⎜術⎜館⎜

台灣好基金會 x 池上穀倉藝術館

光 影 的 對 話

蔣 勳 X 董承濂  賴純純 X 安聖惠

2019/12/20 ~ 2020/05/05

蔣勳 /
當光影為縱谷上彩,他用畫筆記錄著周而復始的自然恬靜。 

董承濂 /
以科技裝置鋼鐵的外在表象,闡述天地人文的曖曖內涵。 

賴純純 /
她繽紛多彩的平面或立體創作,映出島嶼海洋的波光粼粼。   

安聖惠 /
媒材取之自然、創作讚譽自然,蘊含大地之母的光輝。

在台灣東部大山縱谷、海岸山脈之間,是人們日常的依循、是心靈安定的律動。兩道山脈間狹長的花東縱谷,光線在左右山脈之間穿梭折射,和煦的光降了明度、添了彩度,搭上晨起即越過海岸山脈前來縱谷拜訪的雲瀑、嵐層,形成縱谷的特殊風景;都蘭山外的太平洋,每日迎接直映耀眼的光芒,炎炎的光讓彩度與明度更加純粹,解構物象之形,創造出令人讃嘆的自然之美。   光影的對話,在流淌的藝術長河中,是藝術家們不斷反覆追求的課題,文藝復興的林布蘭特,讓光影明暗成為人物的情緒表徵;而此次展出的四位太平洋兩岸的藝術家:蔣勳、頼純純、安聖惠、董承濂,或曾停留、或定居於東部縱谷間,光影以不同的方式在作品中對話。


東部大山長雲 _ 蔣勳 /2019/油彩 畫布 裱紙/150x420cm

在東岸時,海岸山脈常常看到雲瀑,大片的雲,飛過太平洋,帶著濃厚的水氣氤氳,遇到山脈,翻山越嶺,像瀑布流泉,四處奔瀉,如萬壑急湍。也可見到連日豪大雨後的初晴,清晨中央山脈山頭一綹白雲,像ㄧ朵ㄧ朵綻放的花。更多的是縱谷的雲在山巒谿谷間舒卷,大山篤定,流雲自來自去,彷彿天長地久,可以這樣兩不相厭,可以這樣兩無干涉。

秋林晚照 _ 蔣勳 /2019/油彩 畫布/90x260cm 
 
深秋如金,隨著入秋的程序看山,會看到一片青綠底色裡,逐漸像細絲紡織一樣,慢慢在翠綠間織入不同付染的橙黃、金赤、絳褐、銀紅、粉紫、硃赭,秋天彷彿是來說法,說色相的存在,說色相的華美,也說色相的逝去,一無牽掛留戀。


旅美金工藝術家董承濂運用電磁感應原理及以「圓」及「方」圖騰金工裝置藝術,迸發出金色多變的線條及圖樣。以大自然現象及東方文化美學為創作發想,表現出對宇宙和生命的關懷。


「天圓地方 」_ 董承濂 / 2016/金屬複合媒材 
                         
董承濂是東海美術系第十屆的學生。   
美,是通過各種材料表現達到心靈與天地或自己的對話吧?董承濂在西方當代藝術讓大眾看到了東方深邃悠遠的宇宙視野,他用最西方現代科技的素材,表達了真正東方的信仰。    ─ 蔣勳


無量藍水 _ 賴純純 /2019/壓克力/913x214x55cm 
 
無量大數,意思「沒有再大的、不能測量的數」,古印度計數單位中的最大數量,隨佛教傳入中國,即:10的68次方。 以333顆透明光亮藍色的心,由無數顆水滴凝露而成,無量藍水。透漏出太平洋水光淋灕無量大,無量包容,如佛教中《慈無量心》333無量心色彩其光影空間,取佛教《四無量心—慈、悲、喜、捨》,水,藍表《慈無量心》;風,綠表《悲無量心》;火,紅表《喜無量心》;土,黃表《捨無量心》。

賴純純因為台東都蘭的不同性質跟多元的邊陲性格,於是在2007年決定為自己創造一個駐村機會。而《佇春節氣系列》作品呈現了新的世界,就像仙境裡的春天。
本次展出24節氣當中的《穀雨》、《小暑》、《大暑》、《立秋》、《秋分》、《立冬》。



生命記憶的碎形圖 - 靜靜等待 _ 安聖惠/2007/自然纖維 複合媒材/230x500cm  
                        
碎形(fractal)概念是1970年代學者提出來的數學理論。看似不規則零碎的局部,其實是在一個規則的結構裡不斷重複。安聖惠繼承了魯凱族的編織傳統,又嘗試現代媒材與技法,將椰子纖維、布、麻繩與棉線編織而成巨幅作品。由核心對外發散的圓形與弧線,看似無秩序的局部,其實緊密地環環相扣,記錄著母體文化與自我生命經驗的史詩。



 藝術家的對話
 

2019年12月22日冬至,參展藝術家蔣勳與董承濂來到池上穀倉藝術館進行了一場藝術對話。


PART 1 
蔣勳回顧與董承濂的緣分,也像是光影夢境般。他提到曾經某次在東海大學校園看到18歲的董承濂很專注地蹲在那裡畫蟬殼,不敢打擾他,對於學生的忘我,讓他印象深刻。蔣勳認為藝術其實是一場騙局,以全心的專注作為基礎,藝術類型或媒材都只是作品畫面點線面的排列組合,不因受限於此,創作與藝術最終是誘導人們看見生命變化的各種狀態。   

PART 2 
曾任教職的蔣勳,時常被問到要如何進行孩子的美學教育,他覺得名家流派有其珍貴之處,但也會是匠氣僵化的陷阱,初學新手的拙樸有時更顯可貴。美學教育不應該是人云亦云的窠臼,就像王羲之的書法老師衛夫人《筆陣圖》,透過感受自然萬物,將筆墨一點一撇一橫一豎,想像成墜石陣雲或雷奔浪崩,不讓名詞受限想像,將視覺、嗅覺、聽覺、觸覺等五感打開,都是孩子自己認識世界的方法。

PART 3
對董承濂而言,工藝技巧與能力,使他成為藝術家,可以在文化界帶領人類的文明進步。他從自己打坐的經驗出發,與科學物理學結合創作一系列作品,讓人去感受科技結合東方美學。此外他也希望藉由作品去撫慰修復人的感情,讓手上的技藝可以造福更多的人。最後他分享了在這次展覽展出作品《天圓地方》的製作過程,在其中製造了一個情境,讓人融入其中凝視與沉澱,如同看著天空、山脈,風吹過田的單純,在作品中抒發補充精神能量。
 
PART 4 
蔣勳最後講到,藝術需要回到對人的關心上,如池上穀倉藝術館開館兩年來,跟其他藝術館不同之處在於在池上可以感受到人與人互相有關聯的,如同稻田裡的根是纏綿在一起的。穀倉轉變成藝術館,雖然不再提供稻米糧食,但轉化成精神糧食,人們拿到的是精神的糧票,而這個藝術有一種「人」的關係在裡面,也是池上、以及穀倉存在且珍貴的寶藏。



⎜展覽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