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上穀倉藝術館

池上穀倉藝術館

⎜展⎜覽⎜新⎜視⎜野⎜

藝術交流與藝術教育的平台

緣 起

「池上藝術村」開門後,台灣好基金會柯文昌董事長與復華投信杜俊雄董事長提出了興建「藝術館」的想法。「池上駐村藝術家需要有個展示作品,和居民交流,以及推廣藝術教育的空間及平台。」多力米公司的梁正賢先生知道後,主動提供自家六十年歷史的老穀倉,且自費經由建築師陳冠華設計改建後委託台灣好基金會經營管理。
改建成的藝術館在2017年12月10日開幕。2019年即獲得「遠東建築獎–舊屋改造特別獎」首獎及業主獎,評審提到:「池上穀倉藝術館是一棟在地又充滿前瞻與理想性的建築。」從老穀倉到藝術館,不僅是台灣好基金會在池上生根落戶的承諾,也是池上鄉親們共同珍惜的老回憶、新地標。基金會和池上鄉親由點而線而面,共同展開了池上的藝術進行式。

建築師設計說明:

前 言 

池上, 一個在花東縱谷間具有得天獨厚好山好水的美麗農村, 居民的食衣住行皆 不似都會的誇耀虛榮,樸素簡單,卻細緻優雅,但近年來,因商業資本觀光化帶來人潮、 錢潮, 爭先恐後、喧囂擁擠的人潮, 摧毀恬靜的生活, 也摧毀農田成為停車場, 漸漸摧 毀池上深厚的生活基礎。 

美學, 是生活品質的具象呈現。

正如文化, 沒有對錯, 卻有高下。 近年來老屋新生、舊空間再利用、閒置空間活化等, 非常受到政府及民間企業或 私人企業重視, 原因除了因屋舍老舊需要翻新、機能消失、尺度不恰當等, 更重要的是 要保存過去生活的紋理及延續歷史脈絡, 也符合環保永續經營的時代潮流。 

池上穀倉如何重新規劃成為藝文中心?

除了機能重新安排、水電空調設備換新、結構安全考量等繁瑣的工作項目之外, 老屋更新設計上最困難的其實是「美學」。

建築原始樣貌



「穀倉改建討論會」

是由居民和陳冠華一起討論穀倉未來的樣子。 實際在穀倉內活動, 居民、農民再體驗或是在地孩子新體驗的穀倉空間, 團隊透過身體力行, 在舉辦一次又一次的活動中, 和居民交換意見及討論。



團隊自2 0 1 5 年1 月到穀倉開始進行測量及製圖, 2 月開始施作穀倉模型, 4 月開始與 池上居民訪談,5 月- 9 月進行活動及收集居民的意見,為期9 個月的在地紮根,喚醒居 民的池上印象, 並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活動, 建立池上居民對於穀倉的記憶。

池上穀倉藝術館設計 

基地 : 基地位於池上大街後方, 自池上火車站至穀倉藝術館約五分鐘的路程。 過去, 作為穀倉時, 農民將曬好的稻穀送至穀倉前地磅秤重, 再送進穀倉中存放; 現在, 作為池上穀倉藝術館, 利用原有基地的交通便利、重新規畫空間後, 調整原有穀 倉的封閉性,不只為居民提供駐村藝術家的展覽及表演場所,能成為池上居民的生活、 活動的公共空間。


建築設計實踐 

活動是設計的方法: 透過和居民一次又一次活動, 將過去池上過去的照片重新整理及分享、共同實際 使用空間( 不論是作為舞台或是表演場地或是展覽場所), 並持續收集居民的想法及意 見, 保留居民們對穀倉的情感、時間感的歷史場域, 團隊以維持原建物空間及結構的方 式進行空間設計,透過和池上居民共同生活及活動進行,期許池上穀倉藝術館成為一個- 『活』的藝術館。 保留時間感的歷史場域 每一棟老房子, 都有其歲月累積、先人的智慧。 過去因科技不發達, 稻穀的儲存空間需要避免風吹雨打及潮濕, 故穀倉的窗為高 窗用以自然通風, 四周皆是封閉的。  

永續經營與美學 

穀倉提供了具有時間感的歷史空間,而原空間用於存放稻穀,作為一個藝術空間, 需要更多的自然光線、更好的通風環境。 保留原結構, 以鐵作加強結構, 並新作結構將屋頂局部抬高, 光線透過架高屋頂 的側邊窗折射進入, 再透過百頁漫射在空間中, 提供自然光, 減少燈光的使用; 屋頂側 邊窗能流通空氣, 將室內的熱空氣帶出, 引進新鮮空氣, 成為節能減碳的空間。 池上穀倉藝術館作為在地藝術館, 需與常民生活相連結, 方能形成一個具有在地 特色的池上穀倉藝術館的美學。 

原建物 

池上穀倉原為保存已秤好的稻穀,由於稻穀儲藏空間要維持乾燥及通風,故空間較封閉, 只有兩側牆上開小尺寸高窗以維持通風, 穀倉高6 米, 長2 8 米, 寬1 1 米, 內部空間 寬廣且高, 結構保存良好。


新建物 

池上穀倉藝術館因過去穀倉的功能, 故較封閉, 利用長廊做為新的穀倉藝術館外觀, 改 變原穀倉的封閉性, 以及作為轉換室內及室外的中介。進入長廊後, 依序會看見入口導 覽區及圖書室, 再進入展覽空間/表演空間, 空間設計將圖書室及展覽空間/表演空間設 於同一面向, 以利彈性使用, 控制室及儲畫空間、儲藏室、辦公室、休憩室等服務性空 間則設於東南面, 支援展覽/表演。